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爱莲说】(27)
【爱莲说】(27)
字数:48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七章:野蛮少女

  我在回京的列车上,刚把行李放好,门拉开了,进来一个女生,居然是我的上铺。我很欣慰,回家时,上铺是个女生,为此我还得到一双鞋,没想到回北京,上铺又是……等等,我回家时上铺的女生的鞋……天哪,收拾行李时老妈帮我装东西,没敢把那双鞋装起来,然后就忘记装了,落在了家里。顿时,我没了什么兴致,因为别的什么东西被家里发现了,都能遮一下,这明晃晃的一双女式鞋,着实有点费劲,好在是藏起来的,并不容易发现。

  我正想着,余光看到上铺的女生正在盯着我,便也看了看她。她说:「请问,你是叫张……」「张锋」,我回答道,「你认识我?」我很诧异的问她。她掩嘴而笑,说:「那就没差了,你不认识我了?」

  我仔细看了看那女生,长长的马尾辫,带着一个黑色金属框的眼镜,上身穿着略短的羽绒服,下身是水磨蓝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棕色皮鞋,倒没觉得哪里认识,反而小皮鞋让我很憧憬。「哈哈」,她笑了,说:「怎么,不记得我啦,张锋哥哥?」我说:「等等,等等!怎么着啊就叫哥哥,我真想不起你是谁了。」
  那女生说:「唉呀,我怎么说好呢!哎,你是不是先帮我把行李箱放上面?」我拿过她的行李箱,放在了行李架上,我说:「你说吧,你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印象呢!」

  她说:「也不怪你,你见我的时候我还小呢。」我说:「现在看你也不大啊!」她坐在我的铺上,腿搭在床边,脚一抖一抖的说:「你上高中的时候吧,是不是认识一个叫金瑶的?」我点了点头,她说:「我是余香宁……」哎呦,我恍然大悟,这才觉得这女生确实有点面熟。「你是香香?」我说。

  「嗯,是呢,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嘻嘻,这么多年都把我忘了吧!」我说:「没忘没忘,就是想不起来了而已。你这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她说:「就知道你不记得我了,我还真就18岁了!」我说:「小时候见到你你才9岁!」她笑笑说:「哎呀,就是嘛,那时候我才9岁,9岁的小姑娘又不懂事……」我打断她的话,说:「你去北京?」

  她说:「不是哦,我去天津,我在天津上大学呢!」我说:「哦,我在北京,那你离我很近哦,有时间可以去我那玩玩!」她说:「好啊,等休息放假的时候就去你那!」我俩又聊了一会儿,她要上去睡觉,把鞋脱在我的床下,我又有些按捺不住想去闻了。

  我看了看床下的皮鞋,躺下来想着以前的事。这个叫余香宁的女生,是金瑶的外甥女,现在看着很活泼漂亮,但是小时候的她确实个十分野蛮的人,十足的恶魔少女。那还是我高中的时候,在被竹筱婷她们三个人虐到晕倒之后,我就很少去竹筱婷那里了,但后来又开始常去,金瑶和那个蓝鞋女生反而不常见了。
  一个周五下午,我又去了她家,不巧的是金瑶也在。不过她们没有像往常那样折磨我,竹筱婷说:「一会金老师要带你去她家,你去了要乖哦,不许丢我的脸!」我知道无可奈何,就答应了。在竹的家里稍坐一会儿,金瑶就带我出去,打了一辆车,把我接到了她家。

  到了她家,刚开门,一个小姑娘从里屋跑出来,说:「小姨,又带来奴隶玩?」金瑶说:「对呀,今天带回来一个嫩奴,可好玩了,你筱婷阿姨的宠物哦!」我居然成了竹老师的宠物?嘿,不是说好了是脚奴的嘛!那小姑娘也不客气,上来就踹了我一脚,然后把手伸向我的胯下捏了捏,说:「操,怎么不硬呢?是不是没有功能啊?」金瑶笑道:「她对你这么小的女王没有感觉,提不起性趣!」其实她说的是实话,但是实话不能这么说啊,这么一说,那小魔女岂能放过我。
  果不其然,听她小姨说我对小女生没性趣,很粗暴的踹倒我,然后踢掉拖鞋,穿着棉袜的脚踩在我裆部蹭,蹭了几下,拽开我的腰带,把脚伸进去蹭了一会儿,呸了我一脸唾沫星,然后说:「操,我就不信他鸡巴能受得了我的脚,还是硬了吧!」金瑶靠在墙上笑,丝毫没有要帮我的意思。她当然不会帮我,因为她还有更大的坏主意。她说:「香香,走,把他带到调教室去,好好玩玩他!」调教室,很陌生的名字,听着就不是什么温馨的地方,至少对我不温馨。

  调教室是一间地下室,别人家的地下室是储物的,她家的是玩弄奴隶的地方。她家的调教室是最里面的地下室,走廊很黑,打开铁门,屋里也很黑。随着铁门「咣当」一声关上,地下室或者说是调教室的灯被打开了。一片通亮,墙上似乎贴着海绵,很软,外层是皮革,现在想来,那是隔音用的,因为铁门里面,也是贴着那样的材质。

  「衣服脱了,快点!」是那个叫香香的女孩子说的。我迟疑了一下,香香在我腿弯上踢了一脚,我猛的跪了下去。好在地面是泡沫地板,不然肯定半天起不来,即使这样,也是咕咚一声。香香很高挑,但是毕竟也是小孩子,她很费力的把脚蹬在我的后脑勺,然后用力的蹬出去。我顺势趴在地上,其实没多大的力气,但是我不自觉的开始迎合这个小主子的欢心,因为她不开心了,那我就更没好果子吃了。

  「香香主人让你脱光衣服呢,你没听见啊?蠢货!」金瑶阴声怪调的说。我连忙一骨碌爬起来,脱光上身,裤腰带刚解开,香香一把褪掉了我的裤子,连着内裤一起。然后抓着我的JJ就往里屋走,很用力,也完全不顾我的裤子拖在脚踝处走不快。里屋有一张床,香香就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抬起脚踩着我的JJ开始左右的揉,此时她穿着一双帆布鞋。

  「香香,你轻着点!」金瑶说。此时我很感激金瑶,终于说了一句帮着我的话,即使就这么一瞬间。有时候确实是一个细微的举动,一句简单的话,就能救人于水火。听金瑶这么一说,香香不再用脚揉虐我的JJ,而是乖乖的听从金瑶的吩咐。金瑶说:「把他绑在床上吧!」这一刻,我心里真是一万匹草泥马飞奔,恨不得把金瑶撕碎了!我正在恨着金瑶,裤子鞋袜什么的就已经被拽下去丢在一边了,我全身赤裸的被她们弄到床中间,四肢被用绳子绑在了床的四脚。

  床是光板床,除了没有钉子之外,连个床单都没有,好在床板是光面的。香香蹦上床,抬起脚「啪」的一声,踩在我的肚子上,然后就双脚一起踩在我的身上,上下的颤着,似乎在酝酿着一跳!果然,她轻轻跳起,又轻轻落下,不过没落好,偏了一点,差点摔倒,我的肚皮也蹭的很疼。

  香香起身,脚高高抬起,然后用脚掌平平的拍在我肚子上,啪啪啪,响声很大。我忍着疼憋着气,忽然发现香香也不失为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金瑶拿着一个袋子进来,香香说:「小姨,我想玩他JJ!」金瑶说:「好啊,玩呗。」她自己并不怎么上手,甚至让香香随意发挥,我很难过很害怕,难过的是因为即将被一个小女孩欺负,害怕的是她下手没轻没重,真的害怕受伤。真搞不懂金瑶为什么教小姑娘这些,不过她确实不像一个孩子,甚至展现出一个女王的风采。金瑶握着我的JJ上下迅速的套弄起来,看看差不多了,说:「香香你来吧!」

  香香就接了过去,像接过一根接力棒。香香套弄起JJ来似乎比紧要舒服得多,轻重缓急掌握的很好。只一会儿,我就射了出来,香香说:「操,差点喷我身上!你是一个傻逼吧,你TMD不能提前说一声啊!」我嘴里喘着粗气,我已经很累了。香香「啪」的一声,抽了我一个耳光,说:「你是弱智吗?不会说话呀!好,不会说话别说了!」说着,脱下脚上的帆布鞋,扣在我的嘴和鼻子上,然后把鞋带拉紧,绕过脑后又拉过前面系上。

  金瑶说:「你怎么不把袜子塞嘴里呢?」香香说:「靠,我才不把袜子塞到狗的嘴里呢!」已经软下去的JJ在金瑶的手里又充满血了,硬挺挺的立着。香香脱了另一只鞋,随即又脱下袜子,起身坐在我的胸前,说:「小姨,我用脚给他整出来!」被这么小的女孩子侮辱,已经很耻辱了,现在她居然要给我足交。我当然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只能任她去做想做的事。于是,我就又在她的脚下缴械了。而她的脚并没有停,这样对待「俘虏」,是很不友好的。

  在粘液的配合下,居然又活跃了起来,只是没有之前那么硬,似乎被这双小脚欺负怕了。金瑶在袋子里拿出一个长柄的东西,香香坐在我胸前挡着,我看不清。当那东西发出嗡嗡声,我已经想到是什么了,果然,DD上一阵麻舒舒的震动,忽强忽弱,从上到下,从龟头到会阴,震颤个遍。香香也不再热衷于足交,而是擦干净脚和我的身体,坐在我肚子上用手配合的摆弄着。

  金瑶关掉振动棒,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像笔那样子的铁棍,朝我眼前晃了晃,铁棍上好像还有个铜色的小轮儿。果然是个小轮儿,她拿着那东西滚过我的JJ,阵阵刺痛,说是扎还扎不破,说扎不破那种刺痛却在临界点上,让你痒痛难忍。
  香香从袋子里又拿出一个小棍,糖葫芦似的,全是小圆球。金瑶接过去朝我晃一下,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倒出两个白色的棉花球,擦了擦那个圆珠子的小棍儿,然后用手握住我的JJ,紧紧的握着,然后把那个比油笔芯还粗的圆珠小棍儿慢慢的插进了我的马眼。浑身一切感官都集中在那里了。

  她把那小棍儿拽出来又推进去,来回的弄着,我感觉马眼有液体流出,她拉来推去的更加顺畅,那感觉简直是痛苦加销魂,最后随着挤出一点粘液,也没有其他了,她就拽了出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叫什么名字,反正一看到,马眼就会条件反射一下。

  下身玩弄够了之后,香香把鞋从我的脸上拿下去,然后坐在我胸前,把脚放在我的嘴上,说:「大傻子,给我舔脚,快!」我手被绑着,没办法捧着脚,只好伸出舌头舔,但她的脚不动,我只好上下左右的做头部运动!「把舌头伸长!」香香呵斥道。我伸出舌头,她笑了,说:「怎么跟小狗似的啊!哈哈哈哈!」我的舌头伸着,她的脚底像踩擦鞋布似的来回蹭了,舌头干了她就吐一口唾沫,然后继续,直到她玩腻了为止。

  几个小时后,我获得了「解放」。金瑶很「讲义气」的没继续玩弄我,没有接她外甥女的班。我穿好衣服之后,她带我回楼上洗澡,我大洗特洗,用很多水漱口又不敢发出很大的声音。当我洗完澡出去之后,看到我的书包被香香倒了出来,书本撒落在地,她正用脚蹂躏着,一本书的书皮已经被她用脚撕了下来。
  她很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说:「怎么洗的这么慢?」也没管我没有答她的话,说:「裤叉子脱了,在我面前自己撸出来。」我有点想怒又想哭,但不敢哭也不敢怒,打她不要紧,但是她后面还有金瑶还有竹筱婷,甚至还有那个穿着蓝鞋的女生,与其在她们那里受虐,还不如在这个漂亮的野蛮少女这里受辱。她「嘁」了一声,说:「往前点站!」我走到她面前,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很轻的撸弄着,她说:「你叫张锋?」我说:「嗯,我叫张锋。」

  她说:「我叫余香宁,余是余秋雨的余哦!你可以叫我香香主人!」我说:「我叫您香香公主吧,您的手别弄了,饶了奴才吧,一会射出来弄脏您的手!」香香并没有理睬我,脚下依然踩着我的书,手依然在我内裤里!过了一会,又一次射出来。

  她把手拿出来,蹭在我的身上,说:「再去洗洗吧,脏死了,你个臭奴才!」我只好又进去洗一遍,金瑶这时候从另一个屋子出来,看意思本想问我咋还要洗,但看到香香,似乎就明白了,没有多问。晚上金瑶带我去吃饭,席间香香一直在踢我,弄得我也没吃好饭。回到家里,发现书被香香画花了,还有鞋印。

  想到鞋印,当时香香在我一本书上留下了清晰的鞋印,想着想着,我就想到了床下,香香的棕色皮鞋。这是长大之后的香香穿的鞋。对面两张铺的人已经睡了,我不确定香香睡了没有,就站起来看了看,睡的很熟。我轻轻的躺下,盖上被子,又静躺了一会儿,看确实没有异动,便轻轻把杯子拖在床边,借着被子的掩护,拿起一只鞋,随着被子拿上来,翻个身,把头蒙在被子里,开始闻鞋。
  记得之前有一次坐火车,那一次是硬卧,一个女人或者说是少妇把靴子放在桌子地下,我的头朝着窗子,那鞋口就在枕边不远处。夜晚熄灯后,我把被子拖在地上,脑袋缩进被子里,趴在床边闻靴子。

  到天津之前,香香醒来了。她爬下床,看我醒着,坐在我床边跟我聊天。或多或少聊到了她小时候的「爱好」,但都是适可而止了。她说:「张锋哥哥,你把你的电话、QQ和住址给我留下呗!」我答应了,一边给她留电话地址,一边说:「香香,不对啊,我管你小姨金瑶叫姐,你怎么管我叫哥?」

  香香说:「我才不管,你爱管她叫姐是你的事,反正我就管你叫哥哥!」我把写着电话地址的记事本递给她,说:「随时恭候香香公主到访哦!」她微笑着用脚在我脸上点了一下,又划过鼻子,她穿着乳白色的棉袜,看起来不是新穿的,加上她穿着皮鞋走路,总的来说味道还不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