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火速让女生怀孕吧!π巨乳收集】(16)【作者:kkmanlg】
【火速让女生怀孕吧!π巨乳收集】(16)【作者:kkmanlg】
字数:52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6)

  靠北,竟然这样就死了。

  虽然之前已经有两名骑士当作活生生的例子,但是看到骑士的脆弱程度,还是有些傻眼。

  刚刚看少女的反抗模样,肯定是个处女,被人夺走就太可惜了,结果成功避免了少女下体流血,却换成骑士喷血。

  因为情况紧急,才选择攻击骑士的脖子,但就跟现实中一样,脖子被刀砍到就是致命伤啊。

  我看看少女,虽然身上被骑士的鲜血泼到,但脸蛋还算是蛮漂亮的,而且就跟她的母亲一样,身上有着乳牛的特徵,黑白两色的耳朵跟尾巴,以及跟瘦弱身体相反的饱满胸部。

  被鲜血染红的胸部,最前端渗出了一些白色水滴,飘散出一股跟血腥味截然不同的淡淡香味,是让人联想到起士的香味。

  不愧是乳牛族的兽人,惊吓过度的反应,不是尿失禁,而是流出母乳啊?
  「没事了,不用担心。」

  我尽可能放松语气,避免去刺激到少女。

  这一瞬间,少女张大眼睛看了我,然后朝我扑过来。

  难道想要攻击救命恩人吗?我提高了警戒,但也没有打算反击,毕竟我连骑士都能秒杀了,对付一名差点被骑士强奸的乳牛少女,也不必消耗什么力气吧。
  不过,大腿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还有耳边传来的哭声,证明我想太多了。
  「谢谢、谢谢您……」

  少女抱着我的腿哭个不停,似乎是才刚从绝望中恢复过来,身体还没恢复力气,只能撑起上半身搂着我吧。

  虽然杀了人,但拯救人的感觉也很不错,被裸着上半身的巨乳少女抱着就更棒了,但是有人不这么想。

  背后传来低沉声音,还有黑暗气息,那是气到有些颤抖的声音。

  「竟敢弄髒主人的衣服……不可原谅……」

  回头一看,奏脸上面无表情,眼睛瞪大看着少女,手很自然搭到了配在腰间的剑,打算将少女抹灭掉。

  少女因为胸部被骑士鲜血喷到的关系,抱上来也等於把我的裤子弄髒,但奏的反应也太不寻常了吧。

  「竟然用头磨蹭主人的胯下……那明明是只有奏才能做的事……」

  咦?你生气的点是这个原因啊?

  她恨恨盯着少女的每一个动作,眼神看起来很不甘心,立刻就想上来把人拉开似的。

  不过,如果放任奏出手攻击,就失去过来救人的意义。

  而且,少女是个活生生的乳牛族兽人,是只有在魔法世界才能看到的种族,杀掉也太可惜了。

  「等、等等,不要冲动,我比较喜欢跟平常一样很有自制力的奏,放下武器。」
  「是、是的!呵呵呵……听到主人的讚美了……」

  奏立刻温柔回应,手离开了武器,摆出任何事都没发生过的态度。

  这也太假了,感觉有点掌握到该怎么打发奏了。

  松了口气,我再次看看乳牛少女,她依然搂着我的脚哭个不停。

  我把她的身体拉开,虽然没办法继续让巨乳压着,感到有些可惜,但如果让她搂着我哭下去,难保奏会不会再次失控。

  「你叫什么名字?」

  「莎、莎萝……」

  莎萝似乎没有感觉到刚刚奏散发出来的杀气,看着我说。

  我低着头看她,那两团从下巴两侧满出来的球体是怎么回事?明明手脚都很瘦,显得有些营养不良,但胸部也发育得太好了吧?拿来乳交一定很爽。

  不、不对,后面还有奏在看着,现在不是关心胸部的时候,而是应该继续实验。

  我发动手上其中一个戒指,『无限戒指』的效果,脑袋里面立刻出现一个视窗,载明放在道具箱里面的所有物品,因为穿越之前用SSG改满了,数量都达到最大值。

  也因为道具都改满了,道具品项总共达到一百页,努力找了找后,才找到一个最适合目前状况使用的东西。

  就跟之前使用剑技跟魔法一样,对准视窗的项目框框点下去后,手中突然出现一个作工精细的玻璃瓶,里面则是装满了蓝色液体。

  这是『治癒之水?小』,可以恢复15点的HP,算是最低阶的治疗药水,在『火速让女生怀孕吧!π巨乳收集』经常会用到。

  不过,因为我是属於SSG党的,所以不会用到这种药物,而是把最高阶的治疗药水,当成白开水似的随意使用,反正就算用光了,数字点一点就又补满了。
  「莎萝啊……你好像受伤了,这是药水,喝吧。」

  「好的,谢谢您……这、这是……」

  因为我出手救人的关系,纱萝像是对我没有戒心,拿起药水就灌下去。
  她的身上立刻冒出柔和光芒,很类似游戏中使用治癒魔法的感觉。

  等到光芒消失后,纱萝面露惊讶表情,伤口通通都消失了。

  她拍拍自己的手,看看背后,最后摸摸胸前的巨大果实,感觉很不可思议,连胸部被喷到的鲜血都消失了,恢复成白皙嫩滑的颜色。

  现在这么一看,纱萝也是个美少女啊,而且还是个拥有乳牛耳朵跟尾巴,胸前挂着两大瓶鲜奶的美少女。

  「不会痛了吗?」

  「是、是的……」

  纱萝用力点点头,精神都恢复了,巨乳也跟着上下晃动,简直像是节拍器似的。

  又一项实验成功了,治癒药水在这个世界也能使用。

  这样一来,就算真的受伤了,至少还有药物可以处理,不只是原本配戴在身上的道具,就连放在道具箱的物品,都能随时拿出来用,有种心中大石落下的安心感。

  接着是另一个问题,这也是必须立刻釐清的问题,根据结果,将会对往后的行动方针产生重大影响。

  「你知道魔法吗?」

  「知、知道……偶尔会来我们村子拜访的女性佣兵……我的朋友会使用魔法。」
  「这样啊……事情就简单多了,我也算是个佣兵,是个魔法师。」

  佣兵这个词很有吸引力,特别是在目前情势不明的状况下,为了避免张扬地下迷宫的存在,自称佣兵也比较方便。

  我咏唱出魔法。

  「防护的光盾。」

  以莎萝的身体为中心,出现一个直径约三公尺的圆形结界,魔法文字在结界里流动,形成一个半透明的防护光罩。

  如果以刚刚遇到的骑士等级来推算,这个魔法应该就够用了,虽然等级较低,但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实力概况,一下子就把底牌掀开来并不太好。

  只要敌人的力量没有超过结界防禦力,无论是刀剑类的攻击,或者是弓箭类的远距离攻击,都无法伤到结界里面保护的对象。

  「只要待在这个结界里面就很安全……好人做到底,我再给你一样东西。」
  提醒纱萝一声之后,我朝结界里面扔进两个浅蓝色,表面画了巨乳女性图样的小型号角进去。

  因为我是结界的创造主,所以结界不会把我视为阻挡对象吧。

  「这个东西叫做『冷却的绘笛』,一旦遇上什么状况,只要拿出这个号角用力吹,水精──小型魔物就会出现,水精会无条件听从你的命令,用来保护自己吧。」

  「谢、谢谢您……那、那个……我还有一个妹妹,可以请您救她吗?」
  听到纱萝的请求,我才想起之前女性村民说过的话。

  女性村民说请我拯救『她们』,现在纱萝平安无事了,代表应该还有其他女儿吧?

  纱萝是乳牛兽人,妹妹会不会也是一样呢?

  想到妹妹可能也跟纱萝一样,年纪小小就挺着两颗特大号的鲜奶油球,就让我下意识点头。

  「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找她,往哪个方向走了?」

  看见我答应了,纱萝像是不敢置信,愣了一下子后,才连忙伸手指着。
  那是森林的更深处,一个小女孩跑进那种地方没问题吗?

  「主人,这种下等生物不需要您亲自动手。」

  「杀了她不是更省事吗?由我来代劳吧。」

  「把森林通通烧光,就能轻易找到人了。」

  我才刚要跑过去,耳边就突然出现几个清脆女声。

  身边张开了传送门,从混沌空间里面,出现三对沉甸甸的巨乳。

  即使纱萝是乳牛兽人,这三对胸部却都比纱萝大上许多,简直像是用乳房穿越空间似的,最前端还能看见撑起衣服的可爱突起。

  接着,才是身体从混沌空间走出来,然后一个个站来我的面前,说是这样说,其实感觉更像是故意挡住纱萝,不想让她靠近似的。

  忌梦换上忍转身的打扮,头戴草绿色帽子,身上衣服也很像是草绿色的军服,左右口袋各自浮起一个圆点,让人很想戳戳看,领巾也一样呈现很不自然的飘浮角度,短裙底下则是呈现出绝对领域的过膝袜,搭配草绿色的靴子,整体呈现女军官的风格。

  两备也是经过了忍转身,白色衬衣鼓起两座巍巍高山,乳沟轻而易举就夹住了狙击枪,根本是纯天然的枪托,腰部系上了弹链,凸显出玲珑有緻的身体曲线,黑色长裙轻轻飘动,有时能够瞥到底下的白色裤袜,蓝绿两色的眼珠,透露出本人的S气质。

  天使英玲奈则是黑色大帽子的魔女打扮,身上布料与其说是衣服,更像是几条勉强遮住重点部位的绳子而已,乳沟跟侧乳都看得一清二楚,连乳晕都跑了出来,设计奇特的长裙,看不见内裤线条,而且露出了整截大腿,如果不是穿了过膝袜的话,还真让人以为下半身什么都没穿。

  忌梦跟两备都是女忍者,来这里我还可以理解,英玲奈跑来插花干嘛?
  三人明显表达出对纱萝很不友好的态度,让我有些无奈。

  「……夜樱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

  三人都没有回答。

  「原来你们没有在听啊……我们的敌人,是攻击这个村落的骑士,现在应该还有一些骑士在村落里。」

  三人都点点头,真的理解了吗?

  我抓抓头,对着忌梦说道。

  「忌梦,你就带着纱萝,一起去把她的妹妹找出来,把人带去斑鸠那边,你应该能感觉到斑鸠的气息吧?斑鸠正在照顾莎萝的母亲,之后过来跟我会合。」
  「……是的。」

  忌梦点头,冷冷看了纱萝一眼,总算收敛起敌意。

  都已经说清楚了,忌梦总不会把纱萝偷偷杀掉了吧。

  「接下来──奏、两备、英玲奈,你们跟我一起,把攻击这个村落的骑士消灭掉。」

  「是!」

  奏、两备、英玲奈用力点头,表现出跟刚刚完全不同的兴奋情绪。

  是因为能够陪在我的身边?还是不用浪费心力应付纱萝?或许两者都有吧。
  忌梦眉头有些抽搐,但因为我下达过命令了,只能握紧拳头忍耐情绪。
  我正在转身离开,却又听见莎萝的声音。

  「那、那个……真的很谢谢您……请、请问您的大名是……?」

  纱萝没想到我不只要救她,连村落也要一并拯救吧,露出惊讶表情。

  名字吗……?

  既然我都穿越到异世界了,原本的名字就不应该用在这个世界上,那我现在应该叫做什么?

  对了,如今我的身体是个半魔人,那就借用这个半魔人的名字吧。

  「……记住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李维?马歇鲁。」

  「啊啊啊啊啊啊!」

  骑士的惨叫声撕裂了空气。

  这是战斗再次打响的信号,也是立场转移的哀号。

  从原本的屠杀,转换成另一场屠杀。

  从追逐猎物的猎人,变成遭到追逐的猎物。

  古雷欧?尤第斯的手活生生被砍了下来,这更是始料未及。

  他不知道向信奉的神祈祷了多少次,或许在这几秒钟里,祈祷次数已经超过一辈子加起来的量吧。

  然而,这只是逃避现实,眼前上演的血腥一幕,强迫他认识到神有多么无力,连自己的信徒都保护不了。

  对於骑士来说,信仰越是坚定的骑士,就能使用更高等级的魔法,这是不变的规律,这跟本身的能力无关,而是信仰心强烈与否的问题。

  所以,有些骑士甚至放弃了修练,成天就跟神官一样,念着不知所云的祈祷,让古雷斯嗤之以鼻,骑士不应该效忠於神,而是效忠於帝国吧。

  不过,如今古雷欧已经很清楚,无论是帝国、或者是神,都只是等同於儿戏的存在,一旦无法拯救自己的生命,那就只是虚伪的名词吧。

  眼前的敌人──让人以为是从绘画中走出来,如梦似幻的美少女──正一步步走来。

  优雅的脚步声,听在耳里只觉得像是刺耳的丧钟,随风飘动的黑发,简直就像是捕捉住所有退路的蜘蛛网。

  古雷欧下意识退了一步、一步,他早已失去身为骑士的荣耀,以及拿起武器对抗的意志了。

  身上的铠甲喀拉喀拉,发出细碎声响,失去了左手,血滴一点一点打在地上,把乾燥的地面都染红了。

  古雷欧不禁怨恨起自己,为何要做出那么不自量力的举动?刚刚对黑发少女的攻击,简直像是砸在一堵厚实的墙上,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招来反击。
  黑发少女简单挥出手中的剑,古雷欧举起配戴了盔甲的左手抵挡,那一瞬间,像是被数百公斤的柱子砸到,整只左手不是被切断,而是跟着盔甲一起化为虀粉,接着就是剧痛袭来。

  古雷欧的意识被恐惧支配,黑发少女看起来纤弱的肢体,为何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自己人生中看过无数强者,古雷欧却可以断定,少女远远在他们之上。
  想必同伴们也是一样的想法吧?十几名骑士身体颤抖,铠甲抖动交织出名为畏惧的曲子,却没有人想要逃跑,牙齿碰撞喀喀作响,从地面被双脚拖出的深色土痕,可以知道他们至少曾经付出过努力,却乾脆放弃了。

  ──因为他们知道逃不掉。

  古雷欧稍微移动目光,看往黑发少女背后的两个人影。

  手拿一把长条状的古怪武器,眼珠是绿蓝双色,用彷彿看见蚂蚁的冷淡目光扫视他们,表情带有一丝残虐的茶色双马尾少女,长条武器前端每次一喷出火,就会响起轰然巨响,跟着就是一名骑士倒下,身上出现无数盔甲硬生生被打穿的圆洞。

  以及有如信奉混沌女神的魔女打扮,手段却比魔女残酷几百倍,脚边还躺着几句活生生被烧死的屍体,铠甲被烈火烧到融化变形,表情却是明白写着无趣的魔法师。

  这里是村落的中央,也被当作广场使用,遭到俘虏的几十位村民,双手反绑跪在这个地方,他们也用同样恐惧的眼神,看着轻松屠杀骑士的三名少女。
  她们不是来拯救村落的救兵吗?但是从村民们的反应来看,也像是第一次遇见这三个杀人不眨眼的少女。

  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古雷欧也来不及考据了,因为黑发少女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巨乳在空气中抛荡的沉重声音,如今已经化为宣告死亡的倒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