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故事发生在森林公园—3
故事发生在森林公园—3
  他撩起方依依的短裙,露出了她早已湿露露的阴部,把早已坚挺的阳具抵在

了她洞穴口上,方依依从被堵着的嘴里发出声音,但因嘴被堵着而含混不清,同
时全身紧张地绷紧。

  吴刚轻轻地抚摸着她屁股,“放松些,别紧张。”

  方依依又松驰下来。吴刚继续把阳具在她洞穴口周围磨擦着,时间不长,方
依依便开始躁动起来,屁股在轻轻地摇动,嘴里又说了句听不懂的话。吴刚又用
阳具轻轻地戳她,但还是不进去。

  方依依更加不安,把屁股往后送,最后回过头来,冲着吴刚呜呜地说着什么。
吴刚明白她已经不能再支持下去了,便把早已坚硬的阳具一下子捅了进去。

  只听她长长地闷叫了一声,然后用劲说了句什么话,因为嘴里严严实实地塞
着内裤,依然听不出她说的是什么,但吴刚肯定她确实在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了一
句话。

  一阵暴风骤雨过后,一切都平静下来,绳子已经整理整齐放在了一边,衣服
虽然不多,也都重新穿到了身上,内裤也从上面回到了下边,两人依偎在一起,
靠着树坐在草地上。

  吴刚问方依依,“怎么样?绑着做爱什么感觉。”

  “我说不好,反正觉得太棒了,太享受了,绑着手,堵着嘴,一切只能承受
不能拒绝,这种感觉太刺激了,再说,承受的是快感和幸福,真的很美。”方依
依还沉浸在巨大的幸福当中,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呢?堵着嘴还不老实。”吴刚问。

  “什么时候啊?”

  “你说了好几句话呢,我刚碰你一下你就叫了一声。”

  “我说的是‘不!’你要强奸我,我还能说什么,叫你立刻停止犯罪行为。”
方依依笑着说。

  “后面呢?好象不是制止我吧。”

  “后面的不告诉你。”

  “不行,一定要说。”

  “我不好意思。”方依依把头埋在吴刚怀里,撒娇地说。

  “不好意思说就别说了。”吴刚故意激她。

  方依依抱着吴刚,把嘴凑到他耳朵旁,“我是让你快进去,人家受不了嘛。”

  “你不说,我也知道。”吴刚说。

  方依依抬手打他,“你真的很坏啊。”

  吴刚抓住她手,“你已经打我好几次了,看来你就应该被绑着才会老实啊。”

  “绑吧,我才不怕呢。对了,你知道我最后说的是什么吗?”

  “是啊,你好象在宣布什么。”

  “你想知道?”

  “是啊。”

  “我说的是。”方依依一字一字地说,“我,被,强,奸,了!”

  “嗬,被强奸还用这么郑重其是地宣布吗?”

  “是啊,我告诉过你,我喜欢刺激,喜欢刺激地地作爱,时常幻想着被强奸,
但不敢真的被坏人强奸,现在是你这个好坏蛋成全了我,被你强奸是如此的美妙。”
方依依又回忆起刚才。

  “喜欢被我强奸,那我再找机会再强奸你一次。”

  “你随时都可以啊,我现在是你的犯人,你可以把人家捆得紧紧的,再把嘴
堵得严严的,再把人家衣服剥得光光的,那还不是想干什么都可以啊。”

  “公务在身,那能那么随便。”

  “你可以公私兼顾嘛。”方依依又把吴刚搂紧。

  “可现在不行了,我们已经在这呆了好长时间了,我们该找她们去了。”

  “只好这样了。”方依依又使劲抱了抱吴刚,两人站起身来,走出了小树林,
来到路边,正好徐莉和姚湘从另一边的树林里过来。

  吴刚走过去,问姚湘,“她没什么事吧。”

  “好象没什么问题,没受伤,看来只是被强暴了,其他没大碍。”

  “噢,就算作了一次爱吧。”

  姚湘瞪了他一眼,“那也算作爱?”

  “不算吗?我们不是经常这样吗?”

  姚湘正要发作,吴刚赶紧说,“好了好了,说正事,她还说些什么?”

  “没有说什么啊,就这些。”

  “啊?这么长时间你没问问,她到底跟毒品有什么关系,我们毕竟是不错的
朋友啊。”

  “噢,我没问这些。”姚湘抱歉地说。

  “好吧,有机会再问吧,我们抓紧走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吴刚转身招呼徐莉和方依依过来,说:“我们现在只能步行了,这里往北离
公园管理处需要走一整天,但如果往东,吴刚指着一座不高的小山,翻过这座山,
就可以到山下的镇里了,然后找辆车,那就方便多了。山上有房子,如果走累了,
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争取今晚到镇上,你们觉得怎样?”

  徐莉说,“我们能说什么,你说怎样就怎样呗。”

  “那好吧,把该带的东西带上,现在就出发。”

  “慢着。”徐莉赶紧拦住,“怎么?就这么走吗?”

  “那还能怎么走,难道还让我背你?”

  “你们两人背着那么东西,不怕我们跑掉?”

  “你的意思……”吴刚问。

  “反正这些绳子也得带着,背着它还不如用在我们身上呢,既帮你们拿了东
西,又可以防止我们逃跑,岂不一举两得?”徐莉出了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主意。

  姚湘冲到徐莉身前:“你没病吧,你是不是不绑着你难受啊,有瘾啊?”

  “我就是有瘾,你没有吗?”徐莉笑着轻轻对姚湘说。

  一句话把姚湘噎回去,气哼哼地说不话来,她一甩手,“我不管了,让他绑
残你吧。”

  吴刚走过去,“你不是开玩笑吧,那样肯定影响走路的速度,可能晚上要在
山上过夜了。”

  “好啊,我正想这样呢。你就别假正经了,来吧。”徐莉说着捡起地上的绳
子递过去,并转过身子。

  自己愿意别人还能再说什么,吴刚接过绳子便搭在她后颈上,徐莉把双手向
外稍伸,以方便吴刚在她双臂上缠绕绑绳,绳子绕到她手腕处时,徐莉又很自然
地把双手合到一起,手腕贴着手腕放在身后腰际,方便他把自己的两手绑在一起。

  把旁边的方依依看得出了神,敢情这捆绑人还讲究配合啊。

  方依依这一楞神的功夫,吴刚已经把徐莉双手绑好,并高高地向上吊在身后,
正在把余绳往她身上捆缠,只见徐莉胸前交叉勒着绳索,腰间也勒着绳索,把她
两个乳房勒的高高的突起。

  方依依想起自己被绑时也是乳房被突出出来,虽然她们的绑法不一样,但效
果都是突出女人的乳房,方依依想着想着脸开始泛红。

  这时,吴刚已经把徐莉捆绑完毕,正在整理另外一捆绳子,方依依看见徐莉
五花大绑站在路边,身材欣长的她,穿着连衣薄裙,微风吹得裙边向身后飘去,
由于绑绳和风的作用,更显出她凹凸的身材。

  方依依由衷地叹到,真美啊。

  这时方依依感到一根绳子搭在她后脖颈上,才发觉吴刚已经开始捆绑自己了,
她赶紧学着徐莉的样子,把双手向两边张开。

  “哟,被绑的水平有提高嘛,知道配合我了。”吴刚笑着说。

  “别笑话我,我刚才看徐莉姐就是这样的,才知道你捆我我被捆,我们之间
还要讲究配合呢。”

  “没错,我捆你,你要是极力反抗,我就要用强力,你会很疼,捆的效果也
不好,你如果一动不动,象个木头似的,捆起来也会费劲,我们互相配合,就会
捆得又快又好,你也不会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吴刚边捆边说。

  “是吗,这么多学问啊。”

  “是的,捆绑的过程对被捆者和捆者都是很有滋味的,以后慢慢体会吧。”

  “那你以后可要多多的捆我啊。”方依依扭头深情地望着吴刚。

  四人上路了,姚湘在前,然后是五花大绑的徐莉和方依依,吴刚在最后。

  上山的路只是人踩出来的狭窄小路,因坡度很小,并不难走,但由于方依依
以前没有被捆绑着走过路,现在双臂被紧紧反绑身后,没有双手来调整身体重心,
走起路来十分不便,慢慢地落在了后面。经过一段时间后,队形就发生了变化,
姚湘和徐莉凑到一起,边走边聊,而方依依和吴刚落到后面。

  姚湘边走边与徐莉聊着,“徐莉姐,还行吗,绑了这么长时间,两手是不是
已经没有知觉了?”

  “是啊,只觉得浑身上下紧固着,两手在后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那我给松绑吧,休息一下等他们。”

  “不用,你知道我喜欢这样,我们还是继续走吧,不用担心我。”

  “那你自己把握着啊,如果不行就说话。”

  “好的,我今天已经被绑了几次,你不看着馋吗。”徐莉嘻笑着。

  “我才不馋呢。”姚湘故意绷着脸说。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吗?没有绳子你是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可见了绳子
就身子发软,绑上绳子下面就泛潮……”

  气得姚湘挥拳打向徐莉,“再说,你再说。”

  徐莉闪身躲避,重心不稳,眼看要跌倒,姚湘急忙上前抱住徐莉,两人紧挨
在一起,对视着。

  “你真美,尤其现在这样更美,难怪吴刚这么喜欢与一起玩绳子。”姚湘由
衷地说。

  徐莉低下头,“唉,现在他有你了,就不再理我这个大姐了。”

  “别这样说,以后我们三个一起玩好吗?”

  “真的,你愿意?”

  “徐莉姐,我可是个很开放的人噢,等有了新姐夫,我们四个人玩我也不反
对啊。”

  “坏丫头,脑袋瓜里的东西比我还乱七八糟,那说定了,回去后,你们两个
到我家来。”

  “好的,我们两个人到你家去收拾你。”

  “我一定奉陪。”

  “可是,徐莉姐,你真的与毒品有关系吗?我很担心这个。”姚湘突然把话
题转了。

  徐莉没想到姚湘会问这个问题,楞了一下,“姚湘,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
你看我象吸毒贩毒的吗?”

  “可今天的事情确实有点不寻常,我们为什么到离家这么远而离边境这么近
的地方来玩?缉毒组的老刘为什么知道你来这里了?我们碰到那个大学生是偶然
的吗?姚湘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徐莉叹了口气,“看来你还是在怀疑我,好吧,那个女学生我确实不认识,
她搅到这里头来,应该是偶然的吧。到这里来玩,是我有意安排的,老刘来应该
是你老公带来的,因为我告诉过他。”

  “你告诉吴刚来这里?看来你是早有打算把他也引到这里?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徐莉欲言又止,“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别问了,我是想
让大家高兴一下、痛快一下,我不会害你们的,也没有沾毒品,相信我。”

  姚湘没有问出什么情况。

  这边方依依和吴刚也在边走边聊,一个大学生,平时就很少走山路,何况被
紧紧的五花大绑,自然落在后边,吴刚便陪着她慢慢再后边走。

  “我给你松开吧,我看你挺痛苦的。”

  “不要,我喜欢这样,我就感觉象一个正在押赴刑场的女犯,被人痛苦地限
制了身体,可自己又没有办法,只能任人宰割。”方依依轻松地说。

  “你倒是一个很有潜质的M 啊,你知道吗,这样捆绑着走在山路上,也是施
虐的一种,叫野外施虐。”

  “一种,难道还有许多种啊?”

  “当然,你现在接触的实际上是最基本的,还有许多招数呢。”

  “啊,把人家这样五花大绑,还不够啊,还要怎么样?”

  “很多啊,比如,用绳子把两脚绑上,两脚之间留出不大的距离,这样你只
能小步地走,或者把绳子绑住两膝盖,也同样可以限制你的步子,更厉害的是给
你带上脚镣,有轻的有重的,轻的限制你的步子,而重的就会增加你痛苦了,你
想,拖着十几斤甚至几十斤的脚镣,上身还紧紧地捆着,你觉得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定很痛苦吧。”

  吴刚的一番话,让方依依听得入了神。

  “当然,对还有更厉害的。”

  “啊,是什么。”方依依一阵兴奋,催着他讲。

  “你要听吗?”

  “要听。”

  “是不是也想试试啊。”

  方依依脸红了,“肯定是坏坏的手段,好,我要试试,看你还能坏到哪去。”

  “那好。”吴刚看了看徐莉和姚湘,已经离他们很远了,便从背包里取出一
段绳子,让她转过身去,在她腰上缠了两圈,在后身腰际打了个结,然后手抓着
绳子从方依依两腿之间往前送,方依依急忙叫道:“你要干什么?”

  吴刚把手抽回,“叫什么?我只是试一下,还没干什么呢,就乱叫。”

  “你还要干什么呀?把手往人家那里乱摸,还不让人家把手往人家那里乱摸,
还不让人家叫。”方依依说着回过头来,不禁大吃一惊。


(4)

  方依依就看到吴刚正在用绳子打着个结,这个结挺大,她看出这个绳结的用
处,惊慌地叫道:“啊呀,你要把这个绳结绑我那个地方吗?”

  “不是绑,是勒。”

  “这个东西会往里钻啊。”

  “放心吧,钻不进去,只是个绳结而已。”

  “你真坏啊,人家那里哪能受的了啊,”

  吴刚不顾方依依的抗议,把打了结的绳子从身后穿到身前,绳子又从原路往
后穿,并把绳结紧紧压实,又使劲勒了勒,然后打结,一个丁字裤完成了。吴刚
还把余绳向上穿过方依依颈后的绳子,最后固定到身体后面中央的绑绳上,这时
绳结已经压入了方依依的肉缝,虽然隔着内裤,仍让方依依难以忍受,如果手往
下垂,阴部就受力,如果想减轻那里的压力,两手就必须向上抬。

  方依依苦着脸看着吴刚,吴刚幸灾乐祸地说:“怎么样,这叫虐阴,现在我
们可以继续走了。”

  方依依无奈地抬步,刚走两步,就停下来,嚷道,“不行不行,这一走,那
里摩擦的厉害,怎么受得了,你简直太坏了,我不走了。”方依依并着腿,尽量
减轻两腿间所受的压力。

  “你不走是吧,我还有办法。”吴刚上前揽住了方依依,低头看着她。

  方依依抬起头,娇嗔地说,“你这样折腾我,我快受不了,你说怎么办吧。”

  “别受不了啊,后面还有呢。”

  吴刚把她的T 恤向上卷起,又松开她透明的乳罩,一双浑圆蜜脂般的乳房弹
出来,乳房不算很大,但尖挺细嫩,加上粉红的乳头,让人感到了少女的青春诱
惑,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看她的乳房,忍不住伸手盖在了上面,轻轻地抚摸起来。

  方依依娇喘嘘嘘,“坏哥哥,你还干什么啊?”

  “我在教你啊,刚才在你下面绑的叫丁字裤,是虐阴,我现在要虐乳了。”

  他把麻绳抽出一股,拿在手上,做成一根近半米长的细绳,用一头绑住方依
依的乳头上。

  方依依倒吸一口气,“啊,太刺激了,这里也可以绑啊。”

  眼看着两个已经勃起的乳头被绑上了细麻绳,又被连在一条长绳上。

  吴刚说,“这样你还不走吗?”

  说着,牵动着手里的绳子,方依依的两个乳头受到拉扯,她只好迈步,但没
走几步,方依依嘴里就直喊,“不行不行,这样我真受不了啊。”

  “怎么受不了啊?”

  “一走路下边就又勒又磨的受不了,不走上边就又拉又拽的受不了,反正就
是你这个坏哥哥让人受不了。”

  吴刚故作认真地对她说,“你把自己想象成女英雄,要克服敌人对你身体的
摧残,面对敌人对你的羞辱要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可不能象你现在这样,嚷嚷
着受不了啊。”

  方依依咬着嘴唇,“好吧,我试试看。”

  方依依仰起头、挺起胸,语气坚强地说,“走吧,坏蛋。”

  吴刚一拉绳子,方依依感到乳头一阵疼痛,但马上紧抿嘴,迈步向前走去。

  就这样,方依依被五花大绑加丁字裤再加绑乳头,坚持着走了近二十分钟,
可以看到山顶的房屋了,脚下的路也变成是石块铺砌的,很显然,快到目的地了。

  吴刚对方依依说,“马上到了,我给你松开吧,别让她们看到你这个样子。”

  方依依长出一口气,“终于到了,再走几步我就坚持不住了。”